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魔刀一脉》。

葉風流趁著尚伊、李輝和希曼將目光關注到慧娘和蒙吉大師身上的時候,隱蔽的用腳尖在自己身前的蛤蟆屁股上蹬了一腳,那只蛤蟆立即“呱”的慘叫一聲飛了出去,快速超過其它三只已經離終點線不遠的同類,大頭朝下剛好插進了終點線后的沙子中。

“哈哈,我贏了,今天晚上的活歸你們了!”葉風流雙手叉腰得意的大笑。

“不算,你作弊!……”可惜他的小動作被倒吊在空中的紅名村好漢們看見了,剛才還哭爹喊娘的好漢們立即開始對葉風流的無恥行為進行了齊聲討伐。

沒有辦法,事關生死,剛才那四個小惡人可是說了,蛤蟆競走大賽中輸掉的蛤蟆和其身后所屬的“肉票”會一起被燉進大鍋,當做晚餐!

“……”葉風流惱羞成怒的瞪著這些膽大包天的強盜,可惜尚伊和希曼的小拳頭已經招呼到了他的腦袋上,李輝面無表情的轉到葉風流身后對準他的屁股飛快的彈腳……

慧娘和蒙吉看著這一幕立即石化,他們心中屬于葉風流的那塊宏偉豐碑已經轟然倒塌。

月光如水,綠洲的營地里水汽蒸騰,眾人蹲在矮小的帳篷里歡快的吃著燉羊肉,喝著馬奶酒。

紅名村好漢們殷勤的伺候著斜臥在絨毯上熊貓一樣的葉風流,肉麻的夸贊如流水一般從他們口中涌出,讓葉風流眉開眼笑,完全忘記了剛才受到的屈辱。

這些紅名村好漢此時夸得也算真心實意,要知道當初他們把被風吹得暈頭轉向的公主修行團四人圍起來想要打劫時,可是被葉風流一人就都給瞬間打趴下了。

簡單的互相敘述了離別后的遭遇,葉風流等人對目前的局勢有了更加全面的了解。

慧娘等付家村村民成功逃到紅名村后不久,蒙吉就通過白馬行會留在盟重土城的地下產業,很快的找到了他們。

這個時候蒙吉已經知道了出現在難明鎮的正義騎士團團長就是公主,所以索性扶持被公主無意中授予了騎士頭銜的石頭,正式將紅名村變成了正義騎士團的大本營。

之后慧娘便抱著石頭開始聯絡盟重省的各個勢力,試圖以公主的名義進行招攬。

可惜沙漠中的各個勢力對公主的正義騎士團并不賣帳,但他們礙于蒙吉的面子和葉風流、尚伊以及李輝三人傳奇勇者的名頭,還是敷衍的答應了將十月十號在沙巴克進行的黑市集會順便改成了沙巴克會盟。

“蒙吉和慧娘只是預計到會盟應該不會順利,應該想不到過會盟能夠進行這本身就絕不正常。”

“也許是除了慧娘與蒙吉外還有什么勢力想要會盟進行,所以才暗中推動了會盟的進展,如果真是這樣,那么推動這一切的背后勢力其目的就值得玩味了。”

葉風流推想會盟的事情絕不會如此簡單,所以他先讓蒙吉用飛鷹聯絡白日門的白馬行會現任會長穆正初,通知他盡快籌措糧草增援封魔城。然后就面色如常的向蒙吉問道:

“蒙吉,你知道盟重大概都有哪些勢力嗎?其中參加會盟的最大的勢力又是哪幾個?”

蒙吉雖然以前一直生活在封魔城,但這段時間致力于在盟重擴大正義騎士團的規模,對周邊的勢力已經做了過詳細的調查,所以聽到葉風流問便立即回道:

“回師傅,這盟重省內勢力錯綜復雜,最重要的力量自然要屬駐守盟重土城的第二重甲步兵團。當然他們不可能來參加沙巴克會盟的,因為我們會盟的目的本質上就是在針對國王的軍隊。”

“除了重甲步兵團,盟重省能排上號的其余勢力就基本上都有派人來參加會盟了。其中最大的勢力要屬沙漠上的流寇,而他們其中勢力最大的是沙雕幫,大概有近千名勇者……”

“那個……蒙吉你等下?”葉風流一臉古怪的打斷蒙吉的話,“你說勢力最大的沙匪叫沙雕幫?他們為什么要取這個名字?”

“寓意沙漠里的大雕啊!”蒙吉一臉奇怪的道:“這名字有啥奇怪?那些沙匪大部分都是以沙漠里的猛獸或者魔物命名的,排名第二大的沙匪名字就叫土狼幫,排名第三的沙匪名字叫做甲蟲幫。師傅難道這名字里有什么隱秘嗎?”

“呃……”葉風流一臉尷尬的道:“沒什么,我就是感覺沙雕這名字有些耳熟,所以隨口問問,你別在意,接著說。”

“好的,”蒙吉聞言也沒在意,繼續道:“在盟重除了沙匪,各大雇傭兵行會的勢力也不容小覷。當然道、戰、法三大勇者行會并不在此列,他們早已選擇了擁護三位王子,是不可能前來參加沙巴克會盟的。”

“那可不一定,不想加入會盟,沒準會來搗亂呢!”葉風流聽到這里心中暗自腹誹了一句。

此時蒙吉臉上略帶了絲喜色,“有幾個傭兵行會對我們的會盟還是很有意向的,其中以玫瑰傭兵團和鳳舞傭兵團對我們最是親近。”

葉風流再次撇嘴,暗自吐槽道:“聽名字就知道這是兩個以女士為主的傭兵團體,擁護公主再正常不過,看樣子他們這是有想搞女子維權運動的架勢啊。”

“最后是一些商會和獨行勇者,他們大都只是想來沙巴克進行商品交易的,不過我已經邀請了鐵匠協會的魯義大當家和白日馬行駐盟重土城分行行長鍾超大當家來給我們捧場,相信有了他們的幫助我們會盟成功的希望會大大增加。”蒙吉最后終于說出了自己的底牌,如果沒有恰巧遇上公主修行團四人,那么魯義和鍾超才是他開啟會盟的最大倚仗。

“嗯,很好。那么大家就早點睡吧。”葉風流敷衍的夸獎了一句,就招呼酒足飯飽的公主修行團一行回自己的帳篷睡覺去了。

躺在床上,葉風流輾轉難眠,他其實對尚伊和李輝涅里衮的心中也有同感,将敬佩的目光投向迭剌。

剌葛故作怒态,斥道:“就这本事,也敢拔刀?要是在战场上,你们已经没命了。”

神速姑一反刚才的狂傲,诞着脸笑着,道:“我们技不如人,所以才要参加训练嘛。”

涅里衮也从惊异中惊醒,干脆翻身下马,道:“就是嘛,我们本事这么差,离上战场拼杀还有距离,正好跟你们这些本事大的人学几招,不是很好嘛。”

剌葛确实想将神速姑和涅里衮留下来。

有女子在身边,总觉得心清气爽,精神倍增。

无奈神速姑和涅里衮冲撞了辖底,一时不好变态。

辖剌己跳下马背,横眉对剌葛吼道:“你这率领过千军万马在战场上耀武扬威的将军,怎么婆婆妈妈的?你究竟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剌葛面现难色,偷偷看了辖底一眼。

涅里衮立即明白,是辖底不同意她们留下来,急忙满脸堆笑走到辖底面前,深深弯了下腰,道:“叔叔好,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您点个头,让我们留下吧,啊?”

神速姑也急忙对辖底施礼,软言道:“您就让我们留下来吧。我们俩胆壮,绝对不会在进军路上临阵脱逃,说不定将来就成为第二个、第三个述律平啦,您说是吧?”

辖底原本爽朗的心情,被这两个疯女子彻底坏掉,如果再说话,说不定还会惹出啥麻烦来,狠劲一跺脚,重重“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神速姑高声欢呼道:“叔叔没反对,没反对就代表同意,叔叔同意啦。”

涅里衮对着辖底的背影,不屑地歪了下脑袋,道:“反正我们不走,看他能将我们咋样。”

当然没人能将她们咋样。

两人拴好骏马,立即帮着搭建起毡房来。

阿保机在组建挞马军时,大人们都认为是孩子们在闹着玩。

如今,人们的观念已经完全改变了,少年们更是将参加挞马军看成是自己的荣耀。

家长们则想,孩子们终究是要去打仗的,在上战场之前,能练就一身本领,当然是好事。

重组挞马军的消息不胫而走,训练场刚刚拉开了序幕,立即便有上百名少年,顶着猎猎寒风,前来参加训练。

剌葛的箭伤在腿上,本不是要害部位,加上人年轻,很快便好了。

剌葛和迭剌都经过了实战锻炼,由他俩出任总教练,也非昔日的阿保机可比,训练时一切从实战需要出发,搞得红红火火,有声有色。

辖底觉得,应该给那些夷离堇们一些颜色看看了。

那谢夷离堇们以集结人马为名,都躲在各自的部落里享清福,根本不关心前线的事情。

这么长时间了,竟然没有集结到一兵一卒。

辖底将滑哥、台哂、奴瓜找来,下达指令道:“你们三个代表我到各部落走一圈,让那些夷离堇们赶快查清楚,还有多少人没有服兵役。下一步,我要执行国法,严惩这些人。”

辖底清楚,没有服兵役的人,都是一些与夷离堇走的近的人,多为夷离堇的亲属。

打蛇要打七寸,袒护各自的亲属,便是那些夷离堇的七寸。

滑哥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趾高气昂地带着台哂、奴瓜走了一圈,收效显著,又为前线输送了近万人马。

随着参训少年的不断到来,部落内部牧户间的矛盾信息也带到了营地。

这些矛盾主要集中在牧户对草场的争夺上,尤其以迭剌部为重。

迭剌部参战人数最多,带兵将军最多,获得的战争收获也最多。

而没有参战的人,眼红别人的财富,更不愿意给别人让出牧场,矛盾愈加激烈,民间打斗现象非常严重。

辖底感到了新的危机在一步步向他毕竟。

自己还是迭剌部名正言顺的夷离堇,又主持国政,不能坐视不管。

事态一旦发展成大规模的民间械斗,他无法向可汗交代。

辖底斟酌再三,决定再派滑哥带台哂、奴瓜,以国家的名义去处理纠纷。

滑哥觉得,这次任务比较棘手,单单靠耀武扬威,显然不行。

可辖底让他去了结是非,他又无法推脱。

滑哥非常清楚迭剌部的情况,谁家与谁家有矛盾,哪里的纠纷最重,他了如指掌。

滑哥也非常清楚,矛盾的焦点,看似在为牧场而闹腾,其深层原因,是参战派与逍遥派的争斗。

其他部落慑于辖底威严,基本将该如兵藉的男子,都打发到了前线,唯独迭剌部没有动静。

辖底根本就没派人到迭剌部集结人马,逍遥派仍然逍遥自在。

而这些逍遥派的人,都是部落乃至契丹的老牌贵族家庭。

开战以来,在战场上奋力拼杀的兵士,大多来自平民。

逍遥派看不起平民,却眼红平民的战争所得。

而这些矛盾的焦点,便集中在了争夺草场上。

滑哥的心里更加明白,不是平民多占了草场,而是贵族挤占和限制了平民的草场。

这一点,辖底不一定清楚。

眼下,辖底让自己去处理此事,滑哥不得不动起了脑筋。

滑哥没有参战,本身便是逍遥派,立场自然站在逍遥派一方。

但他的父亲是契丹的于越,名正言顺的契丹二号人物,主战派首领之一。

自然,他家的财富也大多来自于战争所获。

滑哥不敢得罪参战的人,又打心眼里不想制止贵族阶层的行为。

这让滑哥陷入了两难境地。

若对逍遥派下手,他是违心的,实在下不去手。

若对那些主战派继续打压,又担心可汗回国以后找他的麻烦。

滑哥反复斟酌,权衡利弊,机灵一动,突然想到了两个人。

他狂奔至力竭时,就倒了下去,龙城壁被阎一孤铁爪震开的时候

李浮尘当然知道,上面很多时候是个傀儡,就算不是,大多时候也是乔公在说话,房楚材他们做着决策。

黎天也不是个勤奋的人,有时候上完朝回来,黎天的酒铺就开张大半天了,站在门口看着上完朝的李浮尘还会调侃两句。

<和这小子在一起还真心不错。

“呸呸,什么叫我想你了?你一个糟老头子有什么好想的,我只是有些问题要问你而已。”王二虎可不喜欢男人,特别是老男人。

“靠,怎么什么话到了你的嘴里就变了味了?”道一翻了翻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魔刀一脉》。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九皇一帝

虚空001

九皇一帝

九雨

九皇一帝

赖皮猫猫

九皇一帝

壶光衫色

九皇一帝

吉祥夜

九皇一帝

舞云翼